窝地窝地

墙头码上。

脑洞:一个陌生男人的来信后续

存个正文向的后续脑洞,等肝长好再写……




 




这是明楼第三次读完这封信,他揉着眉心,觉得心脏像是被人砸了一拳。




一个人,被一个几乎陌生的人深沉地爱着,这应当是个荒诞的故事;可主角却是他本人。




阿诚。




他在嘴里咀嚼这名字,记忆里是模糊的青年的眉眼,和一个瘦弱的孩子。他努力回忆那些早已被抛之脑后的细节,那些在青年的信里清晰而生动的描写。




阿诚,明楼想,阿诚。




 




伪装的暗杀行动因为这个76号小司机的“英勇”而失败了。当天夜里黎叔来找了明楼。




“那是我们的同志,代号‘青瓷’。这次行动没有用到他只是进行了必要的知会,哪里晓得……”黎叔几乎是沉痛的,“他可能叛变了。”




 




“他没有。”




明楼是在暗杀行动的第二天收到这封信的,他借口受到惊吓在家休息,于是反复地读。




那本是一场完善他身份的过场表演,明楼却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骗局会在另一个人的心里激出怎样的涟漪和伤痛。




刚开始他只以为这信是个陷阱,抑或玩笑,可是最终他明白,这是一颗被捧到自己眼前的心。




他感到自己因层层伪装和重重任务而坚硬冰冷的心化开、变暖,叫他叹息,叫他柔软。




他想要看看青年的画,听他拉一曲胡琴;要考考他书读得好不好,甚至听他亲口描述那幢再也找不回来的小木楼。




 




明楼拿起电话,“梁处长,人怎么样。嗯,好。”




他起身去拿外套,他要去看看这个阿诚。这个只在信里鲜活的人。




他想安慰他,想感谢他;也想责骂他。




要责骂他的莽撞和破坏,更要骂他对自己的不珍惜。




明明,那是一个值得被爱的人。








(总算为这个CP做了一回贡献,感到了如释重负……

评论(19)
热度(33)

© 窝地窝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