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地窝地

墙头码上。

段子:小明教你用歌词(台风)

期末聚会,照例是ktv里头通宵折腾。然而所谓折腾也不过是荒腔走板地唱歌,再鬼哭狼嚎地撒疯,最后半死不活地活尸归巢……
——所以说,为什么班导也来了?

于曼丽撞了下明台的肩:“谁喊的王天风?”
“郭骑云把集合时间发大群了…”明台又起了瓶啤酒,一口就能吞半瓶。他就纳了闷了,这小老头没事来找什么不自在?见过在KTV批考卷的吗?!

当然,喊王天风小老头是有点过了。人家离当一枝花都还差口气的年纪,娃娃脸大眼睛,一笑还能憋一酒窝。然而他非得给自己留撮小胡子以正视听,生怕把自己给拾捯年轻了。

明台郁闷。王天风这学期见天的不给自己痛快。小论文给喊去重写了三遍,逮着什么比赛活动就让他准备参加也不问他乐不乐意,更绝的是上课点名他他妈就点一个人的名字——谁?明台!

总被特别点名的明同学盯着王天风看,又磕了一瓶。
于曼丽都看不过去了:“有这么喝的嘛又不是凉白开。你浇的哪门子愁啊?”
“我为情所困。”
“哎哟喂,”那小妞乐了,“你可算是开窍了。谁啊?”
“我大爷!”
于曼丽掐他:“不愿意说你别抖落一半啊!有没有点八卦道德!”
明台码了码他眼前的十几个酒瓶子,抬头又去看王天风。
还尼玛跟角落里坐着呢……哦,好像批完卷子了……
包房里空气热,音响震得明台心咚不隆咚地穷跳。王天风估摸也觉得热,衬衫领口解了颗扣子,眼眶都热红了。他也不知道喝的什么,抿一口还砸吧砸吧嘴。

“哎哎,”于曼丽推他,“喝迷糊了啊眼不愣登的。哎你别是给甩了吧?”她很是夸张地捂住嘴,放开声音嚎了一嗓子,“卧槽明台你失恋啦?”

这一嗓子可把周围的人给刺激到了,该回忆自己伤心往事的往地上一蹲就开始哭,另有八卦科八卦属姓八名卦的那几位直接凑过来妄图得到校园一株草的感情生活第一手消息。明台喝的迷迷瞪瞪的,问八句才能回个“嗯”,可把几位给急坏了。要说还是于曼丽小棉袄呢,她贴心地把人群给哄散了,凑明台晕乎乎地脑袋边,“别理他们,你就告诉我!”

王天风大概是听到动静了,也朝明台那儿看着。
两人视线在晃得人眼晕的“的士高灯光效果”里简直带着响,就差闪个火星子吓着人了。
王天风的的眼圈更红了,眼里头被熏出了一层水,他就瞧着明台,拿起杯子轻轻喝了一口。

明台心里那个火啊,蹭蹭地就上来了。他想起王天风也是这么拿起一杯水,眼睛越过杯沿望着他,然后喉结轻滚咽了下去……再然后,严肃端正的王老师说:“你心思应该放在学业上。我和你是不可能的。”

卧槽,管杀不管埋啊!明台心里苦,委屈地直发狠——你等着王天风,有你丫倒霉的时候!

他跳起来蹦到台子前头,“品冠!赶紧的给我来首品冠!”
明台一手握话筒一首攥酒瓶子,感觉自己感情充沛,状态绝佳。

他浑浑噩噩没着调地跟着屏幕唱前头的歌词,词儿都含在嘴里,一副不耐烦唱的模样。结果等到了副歌,明台一下子就精神了,他腾一下转身找到该找的人,字正腔圆声情并茂:“明明很爱你!明明想靠近!……”

哎哎?那什么表情?!
明台不唱了,傻啦吧唧地看着王天风起身推门走了。

他,他刚才是不是冲我笑了?就那种勾一边嘴角那种笑?
明台被酒灌满的脑子没有给他分析现状的反应,于是他遵循原始骚动,把麦往还蹲在地上哭的郭骑云怀里一扔就跟着跑了!

目睹整个过程的于曼丽表示:一,我已得知事情的真相,了解了八卦核心讯息。二,明台太尼玛恶心了!三,我的眼!!

-完-

*只是为了搞这句歌词…啊老师~你爱明明吗?明明很爱你啊~
*最近看飞波,讲话味儿不对……

大笑三声!

评论(6)
热度(41)

© 窝地窝地 | Powered by LOFTER